名片印刷价格
你的位置:首页 > 名片印刷价格

慈善领导者彪哥的名片奥秘

来源:      2018/3/20 13:32:24      点击:
这一周,去纽约的陈光标回来了,虽然《纽约时报》回绝了陈光标的收购请求,但这位中国富豪似乎还是得到了整个纽约的关注,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他那张印有“中国最具影响力人物”等众多头衔的名片。陈光标的英文名片回译过来,上面说他是“中国最有影响的人”、“最著名的慈善家”、“中国道德领袖”、“地震救灾英雄”、“最著名也最被热爱的中国模范”、“中国十大最光荣的义工”、“中国最有魅力的慈善家”、“中国低碳环保方面的顶尖倡导者”、“中国最优秀的环境保护拆卸专家”。对此,商业人士“李志起”感慨道:“这不得不让人想到一部与名片有关的电影———《美国杀人魔》。电影中的商人帕特里克·贝特曼同时也是一个连环杀手。电影有一个贝特曼与同行PK名片的桥段。贝特曼看到同事保罗·艾伦的名片更精美,妒火中烧,为了泄愤,他杀死了一个流浪汉和他的狗。标哥把这个名片递出来,莫非其背后的涵义就是他的名片可以像连环杀手那样有这样的杀伤力?要是狂魔不慎看到陈光标的名片,还不知道闯出多大祸事来?”


名片勾起的妒忌是小概率,名片包装的成功学却是时下某些人“公开的秘密”。1月14日,财新网以五篇重头稿件,即《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被查已有两年》、《谷俊山崛起之路》、《谷俊山的河南将军府》、《谷俊山之弟谷三的王国》、《谷俊山的“红色血统”》,报道了总后勤部原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及其谷氏兄弟的“成长历程”和财富规模。其中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谷俊山在自己父亲谷彦生的墓碑上刻着“雨花台烈士”,而记者查询获知,濮阳市民政部门的烈士档案中并无名叫“谷彦生”的烈士。1942年初,16岁的谷彦生被国民党抓了壮丁。这年4月,国民党第三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兼鲁西行署主任孙良诚率手下王清翰等人投降日军,身为王清翰勤务兵的谷彦生也成了一名伪军。可就是这样一个滑稽的人居然一步步当上了将军。何也?名片夸示其实也是文化资本,而且当这资本与权力媾和,就会为获得更大的权力提供能量和催情剂。谷俊山捞钱主要靠“军转房”,文章中透露,在北京,谷俊山染指的二环黄金地段周边军队地产达数十块,拥有数十套房,每套面积都在170平米左右。而在上海,一块军产地卖了20多亿元,副部长大人拿了6%也就是一亿多元的回扣。还有一件事最能体现谷俊山家族在当地的势力。谷俊山的小弟谷献军在濮阳搞房地产开发,占用了胡村乡胡村集的土地,导致村民到北京上访,作为濮阳市公安局政委的谷俊山之妻,却代表公安局来“维稳”。在谷俊山的发家史里,不受制约的权力在夸示化肥下肆虐地生长,爬满了谷家的院落,也爬满了谷俊山的身体和灵魂,终于也像吃人树一样缠死了谷俊山。


与那些需要靠名片来“片”(乃至骗)的人比起来,女演员汤唯不需任何名片,却获得了人们更多的尊重。1月11日,上海滩发生了一桩轰动性新闻:正在松江拍戏的汤唯遭遇电信诈骗,被骗走21万余元人民币。在新闻跟帖里,无数粉丝留言“女神好单纯啊”,而这也催生了一个段子:女神上当就是单纯,而你上当就是傻。犯过错误的人要想获得别人的尊重,更需要放下“名片”,回归人性本身,比如“文革”中的符号人物宋彬彬日前返校道歉,获得了比此前陈小鲁道歉更为广泛的争论。@任志强说:“大多数人对陈、宋的自我道歉表示赞成。个别人则拼命指责。一个社会不应只关注于一个群体事件中的个人行为,而应追究的是造成这种群体事件背后的原因。让尚无能力对政治事件做出独立判断、没有权力对抗法律的学生承担全部责任,实质是在转移视线。战争从来不是士兵能左右和发动的。他们不过是一枚棋子。”@学者梁鸿则说:“不是不要宽容,而是我们要什么层面、什么深度的自我反思和批判。也不是不可自我辩解,而是你为了什么辩解,如果只是洗脱,那道歉甚至更深遮蔽真相。”让我们重温一下雅斯贝尔斯在《德国罪过问题》中提出的四种罪责:刑法罪责、政治罪责、道德罪责和形上罪责。刑法罪责的裁判归法庭。政治罪责面对的是国家历史的法庭。道德罪责是个人在自己的良心法庭面前担负的责任,其前提是绝对诚实。而人的形上罪责是处于人类共同体责任的本体联系,它面对的是上帝的法庭。“道德和形上罪责都是个人自己决定的,是个人的自我审视。除非先有个人的自我审视,否则不可能有集体的(真正的)自我分析。如果个人能够首先做到,然后以交际的方式真正汇集到一起,那么就能扩大为许许多多人的意识,这种意识可以称作为民族意识。”


其他看点还有:方舟子委托律师向海淀人民法院正式递了诉状,认为崔永元多条微博言论侵犯其名誉权,要求对方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万元。网友评论说:“舟子一根筋,小崔一张嘴。”有小学生说林志玲的乳沟影响了他的学习,著名少儿杂志《馊话大王》专栏作者胖Z幽默道:“我们读初中上生物课,总有那么几章是老师一句不讲,只让大家自己看,越看越好奇!路边的广告也都是贫瘠到无可复加,大概只有白石灰写就的‘一人结扎、全村光荣’或者‘袭击警车是违法的’,这搞得我小时候一直很纠结,到底应该袭击什么样的车才不违法。思前想后,只恨自己没能赶上如今的好时光———举目之处皆有巨乳……与其把志玲姐姐的一对胸器当成阻碍自己进步的困扰,这位小朋友不如将她们当成是未来人生努力也能征服的高峰。在你未来的岁月里,你要面对生活无数的劫数、悲欢和浮沉。所以,等你长大了,可不要后悔哦。”